鹿家小孩

瑞嘉了解一下。

除去瑞嘉都是嘉all!

【瑞嘉】叮,这是一份半夜发送的小甜饼,请您查收

※半夜的脑洞,两个人是大学同宿舍设定
※交往前提,或许带有ooc
※已经开始连载漫画的大学生嘉x中文系扛把子格瑞
※我觉得我需要回炉重造系列


夜晚的繁星在窗外闪烁着点点光芒,月亮将银色月光轻轻洒下,透过树缝,如同银色宝石一般洒了一地。冬天,山间的夜风冷冷的吹着,凹凸大学的宿舍楼高高的立在这座小山丘的一脚,寒冷的天气让大多数学生都早早钻进了被窝,整栋楼也只剩下一间宿舍开着灯。

嘉德罗斯和格瑞住在顶层的最后一间宿舍,这两个别说班就连系都不同的家伙被分到同一个宿舍,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除了格瑞没人能治得了嘉德罗斯这个家伙的严重通宵症。

经过无数次宿管大伯的投诉,教导主任终于同意把他们中文系的尖子生免费给嘉德罗斯送了过去。

半夜十一点,嘉德罗斯依旧坐在他的手提电脑前,数位笔在板子上不断点点画画,发出“哒哒”的声音。格瑞坐在床边上喝着牛奶,手机屏幕闪着白色的光。凹凸大学奢侈的二人间深得格瑞的心,两张单人床被拼在了一起变成一张大床,格瑞和嘉德罗斯两个人已经算得上是同床共枕了。

下周一就是嘉德罗斯漫画的交稿日,他的漫画已经能算得上是Wink漫上较为热门的漫画了,要是他交不出稿子,天知道那个姓丹的家伙又要怎么数落自己。今天嘉德罗斯说是铁了心要熬个通宵,他义正言辞的说就连格瑞都不可能拖他去睡觉,不然他就把他的笔名从GodRose换成GodKitty。

格瑞为此也伤透了脑筋。身为一个中文系尖子生,熬夜写论文这种事情没少经历过,他当然明白熬通宵有多累,更何况嘉德罗斯还是对着电脑熬通宵,天知道第二天嘉德罗斯的黑眼圈要重到什么程度。

“嘉德罗斯。”
“恩?”
“你真要通宵?”
“对啊,别来拉我睡觉,格瑞,我不会睡的。”

……这对话果然在朝自己所想的方向发展,格瑞默默转的过身将自己杯里的牛奶一饮而尽。

嘉德罗斯没这么容易就妥协,这件事情格瑞早就熟知于心。嘉德罗斯这种典型的不吃软的性格有时候也挺让人伤脑筋,过硬的手段也只会引起嘉德罗斯的强烈反抗,这也是别人觉得嘉德罗斯这家伙很棘手的原因之一吧。

格瑞轻叹一口气,走过去将嘉德罗斯的手提电脑“啪”一下的关起来。

“我靠,格瑞你干嘛!?”画画突然被打断真不是件让人舒爽的事情,更何况被打断的人还是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浑身的毛都快炸起来了,一张肉肉的包子脸气的几乎要鼓起来,星星贴纸都快气到变形,嘴里一句脏话就这么蹦出来。

“没干嘛,叫你睡觉。”

格瑞说着如此欠揍的话,表情却依旧如同万年不变的龟壳。嘉德罗斯气鼓鼓的拍开格瑞放在电脑上的手,随后把屏幕打开回到原来的界面。

然后格瑞伸手又把它关上了。
嘉德罗斯又打开。
格瑞又关上。
嘉德罗斯又打开。
格瑞又关上。

“你他妈到底想怎样!?”嘉德罗斯忍无可忍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不就画个稿吗,通个宵怎么了?想画还不让人画了,这算什么事嘛!

“我说,去睡觉,嘉德罗斯。”格瑞面无表情的看了嘉德罗斯一眼,“要是不睡的话,我现在就把你的电脑插座拔掉。”

“想清楚,这样的话你今天画了一晚上的稿子就全部泡汤了。”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格瑞这么欠揍!

嘉德罗斯气鼓鼓的盯了格瑞近半分钟。格瑞脸上的表情让嘉德罗斯确定,如果他现在还不去睡觉的话,格瑞真的会这么做。那是一晚上的稿子啊!四个小时连晚饭都没吃自己才画出来的成果啊!要是就这么被格瑞给弄没了,那下周一画死了都交不上稿啊!

衡权利弊完毕,嘉德罗斯只能骂骂咧咧的跑去洗手间刷牙洗脸。

这间最后亮着灯的宿舍总算是把灯熄灭了。嘉德罗斯躺在他那边的床上,背对着格瑞,沉默的表达他对格瑞今晚行为的严重不满。

“……生气了?”

嘉德罗斯闭上眼睛哼哼两声算是回答,随后又猛地睁开眼睛转过身子来狠狠瞪着格瑞,金色的双眸在黑夜中依旧如此耀眼。

“你最好他妈的给我个不让我画稿的理由,不然我现在就把你踹下去。”嘉德罗斯如此威胁到。

果然是生气了。

格瑞心里默默叹气,双手伸过去环住了嘉德罗斯的腰。

“你熬夜的话,对身体伤害很大。”
“所以?”
“……我会心疼。”

“稿子不用急着画,赶不上的话我去和丹尼尔说,他会通融的。你的漫画已经很火了,一期不交没问题。”

“重点还是你的身子,要是你生病了,感冒甚至发烧了,我会心疼。”

“现在明白了?”

嘉德罗斯现在只觉得自己耳根在发烫,格瑞这么说他真的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而且嘉德罗斯打死都不会承认,他相当吃这一套。

“……哦。”
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嘉德罗斯,嘴里只能吐出这一个音节。

“知道了就睡觉吧。”
“……哦。”

格瑞在嘉德罗斯额上留下轻轻一吻,随后搂紧他怀中的人儿,闭上眼睛准备坠入那不知名的梦境。

===========end==========

坐等嘉嘉笔名改叫GodKitty。

大家再见,我选择回炉重造

【瑞嘉】《你的跨年要和谁一起过》

*cp是瑞嘉和雷凯
*加班赶稿子的编辑瑞x悠悠闲闲过了赶稿期的漫画家嘉
*名字是瞎取的,可能带有ooc以及还流水账
*八百年没写文我觉得我要回炉重造(?
*以上,没问题OK请往下↓

今天是格瑞赶稿期的最后一天。凹凸工作室的人们在只亮着几盏台灯的昏暗的工作室里疯狂编辑着写了半个月时间的杂志,无数张废掉的稿子凌乱的散落在工作室的地板上,一摞摞的叠在一起,安迷修还在去倒水的时候摔了一跤。不过雷狮倒没去嘲笑他,毕竟雷狮他自己都快贴到电脑屏幕上了,屏幕刺眼的光把他的脸打的惨白,显得他的脸色差极了。跨年的最后一天还要加班赶稿到深夜,即使是格瑞这样沉着冷静的人也不免感到烦躁。昨天晚上格瑞又是一个通宵,除了中午趴了两个小时外格瑞就基本没休息过,中途嘉德罗斯打了个电话来,他声音憔悴的几乎让嘉德罗斯以为他马上要猝死了。嘉德罗斯早就在上周结束了地狱般的画稿期,这一周每天睡的都和猪一样。

这一次的赶稿期异常忙碌,因为出的是新年专题,丹尼尔要求一定要精细,要表现出跨年的喜庆。这可把格瑞给为难坏了,格瑞的文风一向以清新偏客观著称,突然要他写出一种喜庆的过年气氛的文章,还真没这么容易达到丹尼尔的要求。

更何况,丹尼尔还是个有严重强迫症的人。好不容易稿子合了丹尼尔胃口,格瑞以为他已经结束了任务,结果丹尼尔居然说因为太忙了叫他留下来帮忙弄排版。

这就是为什么格瑞跨年还要呆在这里的原因。

已经有好久没和嘉德罗斯在一起的格瑞觉得自己现在严重缺嘉。

格瑞摘下眼睛揉了揉眼睛,随后拿起常年备在电脑前的眼药水抬起头滴了两滴,干涩的眼睛得到了滋润,一阵酸楚惹得眼泪簌簌冒出跟着多余的眼药水一起流下来。

老天……快让这该死的赶稿期结束吧。

格瑞内心咒骂着,但面上依旧毫无表情。将流下来的生理盐水擦掉,他带上眼镜重新将目光投到电脑上。旁边的雷狮拿起了手机打着电话,不时在说着什么,脸依旧贴近电脑,不过与格瑞没什么关系。电脑惨白的光打在格瑞的脸上,让格瑞本就苍白的脸显的更加没有生气,简直就像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吸血鬼,整个人完全没有一点跨年气氛。

“诶,我说格瑞,你不回去和嘉德罗斯一起跨年吗?”

旁边的雷狮挂掉了电话,整个人终于从电脑里抽身,虽然他的脸色也难看的吓人,但是脸上那种万年不变的挑衅微笑依旧挂在脸上。

“……”
那也得我能啊。

格瑞这么悲哀的想,加快了打字速度。

“你呢,不回去和凯莉过?”格瑞瞥了一眼这个正以一个非常能够舒展身姿但是却异常没形象的姿势放松的家伙,随后又将目光投回电脑屏幕。

“哈,你说凯莉?”

雷狮笑了笑,得意的晃了晃手机:“你等着看吧。”

……他在卖什么关子,格瑞皱了皱眉。不过早点把工作搞完才是正事,格瑞这么想着,正打算把自己继续埋进工作里——

“天啊,你们这是什么情况?”门吱嘎一下打开,终于有清新空气透进来,有这一头黑发的女孩嫌弃的踏了两脚,拎着个塑料袋走进来,黑色的小皮靴踩在纸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格瑞终于懂了雷狮那个神秘微笑了,这货就是扯了自己女朋友过来给工作室送跨年狗粮的。

“喏,雷狮,这是你要的烤串——啊,当然,”凯莉笑眯眯的走过来,一身精致的粉色在这工作室显得格格不入,“格瑞,我也给你带了点东西——”

一瓶旺仔牛奶摆在了自己面前。

看着格瑞那个冷漠的表情,凯莉笑嘻嘻的跑回了雷狮那边,和雷狮来了一个轻轻的嘴对嘴的吻——

老天,别再来刺激我了好吗。格瑞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哈哈哈哈……格瑞你那个表情……”雷狮笑的不停,衬的格瑞的表情愈发黑暗。

“好好好不刺激你了,”凯莉嘻嘻笑着,从口袋里拿出根棒棒糖慢条斯理的拆开,“这瓶牛奶不是我带给你的……是嘉德罗斯哦。”

凯莉眨眨眼睛,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一会我相信还会有人给你顺东西的,嘉德罗斯那家伙可想你想的紧。”

“那么不打扰你们啦——”她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拍了拍雷狮的肩膀,“你赶紧弄完回家。”

雷狮比了个OK的手势,说了句“回见”便转身吃着烤串继续把自己埋回电脑里。烤串的香味的到处都是,羡慕的眼神全部都朝这边传来。

嘉德罗斯托她带的……?

记得去年他和嘉德罗斯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跨年。当时嘉德罗斯说要他每年跨年都和他一起过,真没想到第一年自己就要食言了。

格瑞又想到了今天他们那一次短短的通话,嘉德罗斯听到他声音吓到问他是不是要猝死了,他无奈的回他并没有这回事。嘉德罗斯当时就不满的嘀嘀咕咕说丹尼尔这家伙天天叫他加班连跨年都不能陪他……还说要顺个旺仔牛奶过来给自己润润喉。

没想到真的顺来了啊。

格瑞嘴角勾起一丝笑,烦躁几天的心情终于好转了一点。

“嘉德罗斯那家伙可想你想的紧。”凯莉这么说到。

嘉德罗斯,你可知道,我现在也想你想的紧。


快到12点了。

格瑞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才恍然意识到这是2017最后的几分钟了。那瓶旺仔牛奶早就已经被他喝光,手头上的工作却还是没完没了。隔壁雷狮的烤串也早就吃完了,整个人趴着几乎要从椅子上滑下去。

这就,快跨年了啊……今年的跨年真是让人不爽。

格瑞意识几乎快要模糊了。

这种在无趣的,繁重的工作下过的跨年,任谁都不喜欢的吧。

格瑞靠回椅背上,揉了揉眼睛,注视这么久电脑的眼睛早已疲惫,就连眼药水都快失效了。为了不让自己的眼睛瞎掉,格瑞决定还是休息一下为妙。

本来说好要和嘉德罗斯一起跨年的……唉,这个令人烦躁的工作……

格瑞走进洗手间,哗啦啦的冷水拍到自己脸上终于让自己又清醒几分。要是能让嘉德罗斯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说什么自己都乐意……

这么想真是有点悲哀,格瑞揉了揉湿漉漉的脸,转身走出了洗手间。

“格瑞!”

突然一声熟悉的声音吓的格瑞回头都差点扭到脖子。

格瑞一片迷茫的视野中突然就这么闯入了一个金色的入侵者,连这昏暗的工作室都无法暗淡他的光芒哪怕是千分之一,鎏金色的瞳孔就这么的牢牢锁定在了格瑞身上,几乎要让格瑞喘不过气来。

“……嘉德罗斯?”

格瑞愣在那里。

“看到我有这么惊讶吗?”这个金色的小人儿冲他不满的嚷嚷。

“你怎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嘉德罗斯的反驳让格瑞说不出话,只能呆站在那里。

“既然你不能陪我过年,”嘉德罗斯走过去揉了揉他的脸,“那就只好我屈尊驾到过来陪你过了。”

格瑞愣神了。

他想起了刚刚那瓶牛奶,和凯莉走之前留下的话。
“一会儿我相信还会有人给你顺东西的。”
真的顺了东西。这家伙把自己顺来了。

格瑞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那你就看着我赶稿子吧。”
“你就是这么接待客人的吗?”

看到格瑞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嘉德罗斯不满的撇了撇嘴,随后冲着格瑞不满的嚷嚷,叽叽喳喳的声音让旁边所有人都侧目而视。

“嘉德罗斯,”格瑞侧头说到,“是你自己要来的。”

嘉德罗斯看了他一会,笑了,像个年级轻轻的小皇帝得到了什么好东西。他无视了周围人的眼光,大摇大摆的走过去,翻身一下子跨坐在格瑞推上,身子板挡住了电脑散发的光。

或者说,他的光芒掩盖掉了电脑那个微弱的不足挂齿的银屏光线。

“得了吧,格瑞,”他说,“我知道你想我想的快疯了。”

格瑞瞥了这个大胆的要命的小子,轻笑一声也就任了他这个动作。

“那你呢?”
“我也是,格瑞。”

-end-

============================
这算是第一次在lof发文吧xx
我的文章过渡真是垃圾死了什么玩意……
除了最后一点点就没什么内容了整个儿一流水账(。
雷凯tag占了致歉